Radio Logo
RND
Listen to {param} in the App
Listen to 柏林飞鸿 in the App
(171,489)
Save favourites
Alarm
Sleep timer
Save favourites
Alarm
Sleep timer
HomePodcasts
柏林飞鸿

柏林飞鸿

Podcast 柏林飞鸿
Podcast 柏林飞鸿

柏林飞鸿

add

Available Episodes

5 of 20
  • 柏林飞鸿 - 德国新对华政策带有冲突潜能
    德国红绿黄联盟谈判成功,于11 月24 日推出了联盟执政协议。协议里有关对华政策的部分,语调明显比默克尔时代要强硬许多。协议视中国为合作伙伴,竞争对手和制度对手,并表示会和中国谈及人权,香港等问题。媒体报道说,绿党双领导人之一贝尔博克(Annalena Baerbock)将出任外交部长。贝尔博克在选举战期间,对中国持严厉批评态度。德国各界如何看待联盟协议?德国未来新政府的外交政策会不会很快带来波澜? 德国未来的在野党将由基民盟/基社盟联盟党、选项党和左翼党组成。《星星》周刊报道说,这些党派立即对联盟协议提出了严历批评。联盟党批评未来新政府的移民政策明显偏左。另外,协议里有很慷慨的许诺,比如社会政策的支出,但缺乏必须的融资计划。协议没有显示如何筹集到这笔钱,来兑现许诺。 被视为右翼民粹的选项党则批评新政府是一个左派项目。自民党在里面只不过是一个挂坠子而已。三党联盟许诺的的是,所有人都富裕,边界对任何人都不存在。这会导致社会动荡,德国将进一步成为“移民磁铁和社会主义女教师国”。 左翼党则批评红绿黄三党在选举时都许诺要为中低收入者减轻税务负担。但结果是,没有税务改革,没有养老金改革等。联盟协议因此是“选举欺骗”。 《南德意志报》看到的则是:联盟协议将推动社会自由化。一是将取消堕胎广告禁止,二是选举年龄将由18 岁下降到16 岁。 就德国新政府与中国的关系,德国电视一台认为,三党联盟协议会带来和中国的冲突。中国视新疆教育营和香港话题为内政,因此,德国联盟协议一出台,中国就向德国未来政府发出了警告,要求德国不要干涉他国内政。联盟协议里的台湾、香港、新疆话题都有导致冲突的潜能。但新政府还没有上台,中国暂时也就是警告一下而已。担任多年总理的默克尔在中国被视为是对华友好的政治家。她没怎么批评中国国家和党的领导层。她推行的是经济友好政策。 《法兰克福评论报》也认为,人们基本上可以确定,在新疆,香港和台湾问题上,中国是不会愿意接受批评的。中国会怎么对待德国未来外交部长贝尔博克呢?中国可能会有点不知所措。因为她才40 岁,而且是个女性,与北京由男性组成的领导层要年轻30 岁。但恰恰是这位在国际舞台上没有什么经验的女性将和中国领导层进行最激烈的辩论。但中国也许会将希望寄托在未来总理肖尔茨(Olaf Scholz)身上。和贝尔博克相比,肖尔茨属于亲中派。他在担任汉堡市长期间,曾促进了汉堡与中国的经济合作。贝尔博克也认为,中国可能会直接和肖尔茨打交道,以绕开贝尔博克。 德国之声就德美关系写道,联盟协议要求倚重和更新跨大西洋伙伴关系。但贝尔博克能否做到这一点,值得关注。贝尔博克要求美国将其核武器撤出德国。美国要求德国增加军费开支,但贝尔博克反对增加军费。这些话题可能都会给德美关系带来问题。对美国来说,贝尔博克将不是一个简单容易的合作伙。
    11/30/2021
    4:28
  • 柏林飞鸿 - 《南德意志报》:习近平将和毛泽东与邓小平站到一个层面上
    德国媒体对中美首脑会谈,世界气候峰会和中共六中全会表示了多方关注。就周一举行的中美首脑视频会谈,德国电视一台报道说:美国总统拜登警告说,与中国的竞争不能走向冲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要求建立健康的双边关系,以应对全球挑战如气候转变等。美国和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经济体。他们就像两个海洋巨人。习近平说,和美国观点不一致是正常的。关键是,要有建设性地把握这一点,阻止局面恶化。 中国官媒称,习近平称拜登是“一位老朋友”。视频会议举行前,白宫一位发言人表示,拜登不视习近平为“老朋友”。但拜登上个月曾向CNN电视台透露,在他的政治生涯中,他和习近平一起度过的时光比和任何一位其他国家和政府首脑度过的时光都要多。中国官媒对会晤表示了肯定, 称会晤,广泛深远且有建设性。 就中共六中全会上周四做出的决议,《南德意志报》表示,中共中央委员会做出了一个稳固习近平最高地位的决定。习近平的权力没有任何阻拦了。中国计划到2049年成为世界主导国。中共六中全会发出的信息再清楚不过了,就是要坚持习近平作为党中央的核心和党的核心地位。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上,以前只有两项历史性决议以同样的形式通过。1945年,在毛泽东的领导下,毛泽东宣称自己是唯一拥有“正确政治路线的革命者”,从而让党内竞争对手望而却步。1981年,毛泽东去世后,邓小平通过一个决议和让数百万人丧生的毛泽东时代划清了界限,并确保了自己在中共的领导地位。这两位政治家一直统治中国,直到他们的生命结束。中共六中全会的新决议让习近平和毛泽东与邓小平站到了同一层面上。 近年来,中国共产党领导人越来越把权力集中到一个人身上。报纸现在给了习近平绝对的权威,集体领导的原则似乎正式结束了。本来,毛泽东时代的一个教训是,要防止权力过度集中在一个人身上。但中共六中全会的新决议应该是用来消除有关党内可能在2022年秋季召开党的第20次代表大会时确认习近平继任者的最后猜疑,完全稳固习近平的地位。 就刚结束的世界气候峰会,《南德意志报》谈到了印度和中国的区别。该报写道,由于印度因为煤炭削弱了格拉斯哥气候峰会的最后协议,印度和中国因此一起被视为是拖后腿的。这种看法不公平,也不完全准确。在二氧化碳污染方面,印度位居世界第三,仅次于中国和美国。但这仅适用于将欧洲不视为一个连贯的经济区的情况。若将欧洲视为一个整体,拥有4.5亿居民的欧洲便是世界第三大污染源。欧洲人通常已经拥有汽车和第二部或第三部智能手机。如果按人口规模来衡量,印度破坏气候的排放量很低。印度拥有13亿人口,占世界人口的17%,但其排放量仅占世界排放量的5%。近两年新冠疫情后,印度经济走向虚弱,发动机不得不重新启动,煤炭是燃料的一部分。若要减少印度的煤炭消费,则必须创造经济刺激措施。比如,人们可以在印度更坚定地投资太阳能技术,改善交通工具。但西方公司往往更愿意在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污染国做生意。长期以来,中国一直是个很有吸引力的商业地,因为它被视为是稳定的。人权或大规模环境污染等问题因此被忽略。印度是个比较复杂的商业地,但它是个民主国家。但中国不是印度的友好邻邦。西方的繁荣推动了中国的崛起。难道印度现在就应该放弃增长吗?这可能要求太多了吧。如果人们想要求这一点,那就必须创造前景,特别是为受过良好教育和雄心勃勃的印度人创造前景。他们至少可以像中国邻居一样,制造未来的智能手机和电动汽车
    11/16/2021
    4:34
  • 柏林飞鸿 - 《法兰克福汇报》:中国严格的防疫措施逐渐引起市民的不满
    德国媒体对中国抗击疫情策略,应对气候问题等表示了多方关注。在抗击新冠疫情方面,德国和中国的策略截然不同。德国虽然近来感染数据飙升,每日感染经常是2万人以上,但德国没有再次紧急封城的计划。而中国则继续实行零感染策略。 《明镜》周刊报道说:兰州上周出现五例感染后,中国对拥有3百80万人口的兰州第五次进行全面新冠测试,而且对兰州市民实行严格的禁足令。中国卫生部门每天公布大约有50例新感染。这对拥有14亿人口的中国来说,是个微乎其微的感染数。但中国领导层的目标是,要在当地全面封锁感染。新华社上周六引述病毒专家钟南山的话说,中国将在一个月内控制新一波新冠疫情。中国严格实行零感染战略,所以哪怕是很小的新冠爆发都会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来加以控制。受牵连地区人民的生活因此受到很大限制。中国使用的防疫措施是禁足令,全城大测试,接触追踪和严格的旅行限制。 德国媒体也看到了中国的零感染策略带来的负面影响。《南德意志报》报道说,封城防疫措施影响到中国企业的情绪。工业界领导层看到的是一个虚弱的经济动力。成本在增加,需求在下降。专家估测,中国企业的情绪11月还会受到进一步打击。 《法兰克福汇报》周一报道说,中国严格的零感染措施逐渐引起了市民的不满。和欧洲相比,中国的感染数据非常微小。但政府仍然坚持要清零。位于俄国边境的齐齐哈尔在根本没有发现新冠感染的情况下,也进入了紧急状态。公民生活受到多方限制。严格的防疫措施引起了人们的不满。 就气候保护,德国电视一台报道说:中国既是气候污染者,又是气候先行者。中国多个大城市,如上海、北京、杭州或者深圳,都已经有无数的电动车在行驶中,甚至公交车也是电驱动。人们可以认为,中国在行驶中几乎没有废气排放了。但中国在电动车方面虽然是世界先行者,在气候保护方面,却排在后面。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国,因为其60%的电力是来自燃煤电厂。中国现在虽然已经正式宣布,到2060年将实现气候中和。但到2030年时,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将达到巅峰。这意味着到20年代末,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会一年一年增加。一些人认为,中国要实现2060年气候中和的目标,简直是天方夜谭。但绿色和平组织的李硕(音译)认为,中国必须更快,更明显地减少碳排,到2060年实现气候目标还是可行的。中国如果比计划提前五年开始减少碳排,实现其气候目标就更现实。 就美欧和美中关系,开姆尼茨出版的 《自由报》(FREIE PRESSE)写道:即使是乔·拜登 (Joe Biden) 领导的美国政府,也还是难相处。到目前为止,美国的经济路线几乎没有改变。 拜登还是用大棒加胡萝卜来实行外交和经济政策。 此外,美国政治越来越多地与中国陷入新的“冷战”。 拜登公然敦促欧洲人加入他的政府支持的对北京的强硬路线。 这可能会产生严重后果,对德国出口业尤其如此。
    11/2/2021
    4:37
  • 柏林飞鸿 - 德国大选战进入最后冲刺:谁将成为新总理?
    离9月26日的德国联邦议会大选只剩了五天,德国各党派全都进入了最后冲刺阶段。9月19日,三位主要党派总理候选人,即社民党肖尔茨,基民盟拉舍特和绿党贝尔博克进行了第三轮和最后一轮电视决斗。但第三轮电视决斗仍然只谈内政,不谈对华关系,阿富汗问题,对美关系等敏感问题。《明镜》周刊对电视辩论会的印象是:贝尔博克好斗,拉舍特防守,肖尔茨继续是肖尔茨。直播决斗会的Sat.1电视台于电视决斗后公布了Forsa民调机构的闪电民调结果:42%的观众认为肖尔茨是当晚决斗的胜利者,27%认为拉舍特是赢家,25%认为贝尔博克赢了。 绿党和自民党还于19日举行了党代表大会。贝尔博克在绿党党代表大会上,再次攻击现任执政大联盟对气候保护不够努力,绿党确定的路线是气候保护加社会富裕。自民党则重视教育,科技和经济,目标是成为德国第三大党。周日的民调排位上,第三大党还是绿党。德国两个最大党基民盟/基社盟联盟党和社民党在民调中差距不大,社民党领先,但得分都在30%以下。这可能导致三党联盟才能执政。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今年邮寄投票的选民大大增加。究竟谁能成为默克尔的接班人,德国将会有一个什么样的新政府,选民将在本周日投票表决。媒体报道说,中国最希望联盟党候选人拉舍特出任总理。他对中国始终比较温和。贝尔博克严历批评中国,不会给中国好脸色。但联盟党在选举时能否打败社民党,继续保持第一大党的地位,还是个未知数。 当然,默克尔即将离任,也是公众关注的一个话题。有多份媒体表示,由于竞跑的重要党派差距不大,竞选后的执政联盟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达成。默克尔有可能和继续执政到圣诞节。 基民盟籍联邦议会主席舍伯乐间接批评说,是默克尔使本党基民盟目前民调得分不高。默克尔于2018年放弃了基民盟党主席职位, 但没有放弃总理职位。但舍伯乐向《周日每日镜报》表示,党主席和总理席位应该是一体的。“但现在几乎三年来不是这一状况。所以,担任党主席的人得不到奖分。而且恰恰相反。拉舍特站在在多年来很成功的默克尔总理身边,在竞选战中,既不能说,我们全部更新,也不能说,我们继续照老样子干下去。”这是默克尔担任16年总理后给基民盟带来的“问题”。 很多报纸早已开始总结默克尔的总理生涯。《法兰克福汇报》称默克尔是全世界都在观望的总理。《法兰克福评论报》称默克尔已成为一位传奇总理。她的传奇称号有很多条,比如,气候总理,全德国人的总理,欧洲人,赞成德国出口但反对真正的团结精神的总理,难民总理等等。2016年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美国媒体称默克尔是“自由世界的领导人”。默克尔在执政生涯中击败了很多对手,如佛里德里希默茨,罗兰德科赫等。《法兰克福汇报》因此称她是权力政治家。《法兰克福评论报》认为,虽然默克尔有这么多传奇称号,但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有些称号由漏洞。比如,气候总理默克尔后来为气候转变所做的努力太少。又比如,被称为难民总理的默克尔以“我们能办到”这句名言扬名世界。但她后来却兑现不了这一句话。尽管默克尔执政期间遇到许多问题,但她最后总是巍然屹立在那里。但可惜的是,就经济、社会和和平政策的必要性来看,她屹立的位置经常是错误的。 柏林出版的《周日每日镜报》就激烈的竞选战写道:这次竞选活动真的像绿党声称的那样,存在性别歧视吗?难道默克尔担任16年女总理没有带来什么改变?是的,许多政治家收到仇恨信息。女性政治家尤其容易受到性别歧视的攻击。这不仅只适用于绿党总理候选人贝尔博克。然而,同样值得注意的是,对贝尔博克的个人攻击并不那么尖锐,因为很明显,她最多只可能担任部长职位。默克尔显示,她虽然是一位女性,但照样能统治。当有人因为她是女性而成为联邦总理时,政治和社会中的性别歧视便会结束。
    9/21/2021
    4:28
  • 柏林飞鸿 - 《南德意志报》:阿富汗正在走向饥荒
    国际军队撤离阿富汗后,全球势力发生了什么变化?塔利班周一宣布,已控制潘杰希尔。这地区曾是抵抗塔利班的最后堡垒。阿富汗局势的变化给德国带来了什么新问题?德国媒体发表了一系列看法。 德国《世界报》认为,西方撤离阿富汗,将导致该地区面临一个具有威胁性的新秩序。该地区已经在为新的难民潮和多年的不稳定做准备。中国、俄罗斯和巴基斯坦正试图进入西方撤离留下的真空。在华盛顿对塔利班失去所有军事影响力后,美国政府想利用外交压力迫使喀布尔的新统治者表现良好。但联合国安理会成员中国和俄罗斯似乎并不想和美国同步而行。中国驻联合国大使馆已宣布,让塔利班政府融入国际社会的时候到了。莫斯科也发出信号,不想参与对塔利班施加国际压力一事。这两位西方竞争对手的主要目地是要削弱美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美国总统拜登本来上台后是要重新团结西方,带领西方走向新的强势。但他孤独而仓促的放弃阿富汗的决定带来了完全相反的效果。 就塔利班寻求和德国建交并获得财政援助一事,《南德意志报》写道:塔利班需要西方,但德国政府不应该满足喀布尔新统治者的所有愿望。对于塔利班来说,治理国家比发动战争要困难得多。他们成功反抗西方军队已经20年。现在,他们进驻了喀布尔总统府。但即便是有北京政府这样的新朋友来帮扶,塔利班也仍然需要西方的金钱,来解决短缺问题。在经历了20年的阿富汗战争后,受到屈辱的西方手里至少还有两个杠杆:金钱和外交承认,这两者都是塔利班所追求的。后者可以等等再说。伊斯兰主义者首先必须以可持续的方式证明他们不会根除过去20年的社会进步。但塔利班发出的最初信号几乎没有给人希望的理由。强硬派在清真寺内煽动反对女性,公共场所的音乐已经被禁止。塔利班统治下的新阿富汗有可能变成旧阿富汗。仓促的外交承认将是错误的信号。援助资金的情况则不同。资金应该很快再次流动起来,因为这个国家正在走向饥荒。如果国际资金长期冻结,不仅会影响到塔利班,也会影响到平民百姓。自从西方战争工业崩溃后,很多家庭全都失去了生计。 《每日镜报》对塔利班要求和德国建交的看法是:一个人迫切需要帮助的时候,还敢用这种果决的语气来说话,还真是很看重自己。塔利班愿意原谅德国人,前提是他们得到外交上的认可和财政援助。喀布尔的新统治者已经学会了他们的公关手法。他们知道,什么东西能吸引很多德国人:让他们良心不安并再次并作出慷慨的许诺--只要德国人愿意再次友善。在对阿富汗局势的许多 --大多是过于乐观的--错误判断后,人们应该通过对权力分布的清晰分析来确定方向。 康斯坦斯出版的《南部信使报》认为,一个践踏人权的政权不能成为西方民主的伙伴。但联邦政府通过自己的失败使自己容易受到勒索。只要塔利班控制了德国承诺可以离开阿富汗的人,谈判回旋余地就很有限。德国政府将不得不做出让步。在喀布尔设置大使馆,最后结果还是相当于承认该制度。其实,塔利班还谈不上是坐稳了自己的交椅。稳定他们统治的让步最后都会得到报复。《南部信使报》对此深信不疑。
    9/7/2021
    4:28

About 柏林飞鸿

Station website

Listen to 柏林飞鸿, 法国美食 and Many Other Stations from Around the World with the radio.net App

柏林飞鸿

柏林飞鸿

Download now for free and listen to radio & podcasts easily.

Google Play StoreApp Store

柏林飞鸿: Podcasts in Family

柏林飞鸿: Stations in Family

Information

Due to restrictions of your browser, it is not possible to directly play this station on our website.

You can however play the station here in our radio.net Popup-Player.

Radio